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石竹 >> 正文

雪的怀念

作者:闻 于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7-12-13
浏览:

站在秋冬交替的季节窗口,我期盼着:一场纷纷扬扬的瑞雪在某个静谧的夜里不期而至,把洁白的“地毯”梦一般铺展,把希望和念想悄悄孕育。


其实,我并不是北方人。我对雪的最初印象来自一些诗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是雪的绮美飘逸;“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是雪的悠然静美;“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是雪的凄迷孤寂;“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是雪的洁净淡雅;“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是雪的夸张意想……而让我满怀敬仰与神往之情进入一个冰天雪地、广袤无垠的银色世界里的,是毛泽东那篇千古绝词《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我第一次看到向往己久的真实雪景,距今整整四十年了。那是一个初冬的季节,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北方一个城市,我第一次对雪有了真切的感受。
那天,我刚出车站,片片雪花就纷纷扬扬从空中飘落下来。似柳絮、如鹅毛般的雪花漫天飞舞,把天地溶成了洁净纯白的一体。置身于这样一个晶莹剔透、银装玉砌童话般的世界里,旅途的疲惫困顿瞬间消失,我的心也随之变得恬静坦然起来了。


而在南方,冬季天气虽然凛冽,但很难有半片雪花。然而,也是在四十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在闽北一个小山城工作时,却意外看到雪后景色。那天清晨,我打开房门,被眼前景象惊呆了。只见路上、房顶及远处山峦,覆盖一层银白色的薄雪。原来,洁白无瑕的精灵,在昨夜我的睡梦中突如其来,扬扬洒洒下了一个晚上。清晨,我在厂区雪路上行走,望着遥远而蔚蓝的天空,无端的思绪在冷寂与空旷中也象雪花一样纷纷扬扬。此时,身系白裙褂的丝绸女工,匆匆擦身而过。我不由想起我的一篇散文诗《青春篇》的头几句来:
“清脆的铃声还在晨曦中飞荡, 你的敏捷的身影就出现在机台旁。
手抚经纬—摘来了绚丽的彩虹;
心贴绸面—映红了轻盈的白云。
于是车间里织机飞转,云蒸霞蔚,而你在云霞里飞翔……”


晶莹剔透的白雪;清新幽静的早晨;身影敏捷的女工;无边的宁静与纯白。这一切是那么美好,那么令人难忘啊!
很多年过去了,我再没有欣赏到如此绮美的雪景。
五年前,我有幸再到四十年前第一次目睹下雪的北方那个城市出差,抵达时恰好又碰到那里的第一场雪。然而,它己经没有四十年前那场雪的纯净和浪漫了。天上飘落的是不知名的微粒与冰雪的混合体,它落在地上和灰尘搅在一起,形成类似咖啡色的浆状物。而四十年前北方的雪是纯洁的,可以伸出舌头让雪落在舌尖上,让人有一种凉冰冰甜丝丝的感觉。而现在这座城市的第一场雪,没有了纯净之美,没有了造化之美,并非浑然天成。


况且,一场大雪就可以让这座城市交通瘫痪。当然也可以给堵在路上的我,与上下班的人群一起,有足够的时间去领略路边咖啡色的雪景。四十年前,北方这个城市落雪无痕无声。如今,雪落在地顷刻变成雪浆,永远无法找到“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三日柴门拥不开,阶平庭满白皑皑”那样的壮阔、纯净的意境。这个时候,我能够做的事情,就是透过车窗的玻璃向外凝望,看看飘落的雪片究竟能掩盖多少肮脏、多少丑陋!


时光在流年中渐行渐远, 记忆的影像也逐渐变得斑驳。然而,四十年前的那两场如诗似画的雪,依然在我梦的星空闪现。南方那场无约而至的雪啊,让我魂牵梦萦;北国那场冰清玉洁的雪啊,让我翘首以盼!

文章录入:lha    责任编辑:lha 
精彩推荐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