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石竹 >> 正文

十五米深的地方

作者:陈盛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7-11-28
浏览:

到了惊蛰节,锄头不停歇。三月份的浔头村山野,吆喝声、敲击声连成片;翻过的土地是白的,大旱望云,这时,亟待一场春雨。


一处山坡的背阴处,几个身影影影绰绰,有人在轻声嬉笑;林小鱼也躲了过来,他也没闲住,一个糠丸子宝贝似的在嘴里左右翻滚着。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龙门村的纪录被突破了,浔头村小麦亩产12万斤!”


“呸,”糠丸子顿时从林小鱼的嘴里飞了出来,“楚王好细腰,后宫都得饿死!”


说笑声戛然而止,广播却没停住。


“平潭县有个渔民出海,一网撒下去,鱼儿衔着瓶瓶罐罐上来了,专家说,那是宋元时期的旧物件儿……”
大家还没回过神来,林小鱼像是得到什么召唤,突然跳了起来,从一道土坡滚了下去,径直往村子跑去。
林小鱼这一跑,直接把这块天然掩体暴露了出来,生产队的林队长是个老革命,他喘着气儿从天而降:“林小鱼,我扣你工分……哟,你们都躲在这儿劳动啊,扣,全部都扣……”


林小鱼这是进城去,在福清县图书馆,他进一步证实了心中的想法—— 福清与平潭两个县,正是海上丝绸之路与郑和下西洋的补给站,平潭的水下出了文物,福清的水下也必不可少。


谁说林小鱼腹内是草莽?林小鱼有点怡然自得,一幅精彩夺目的人生画卷,就要徐徐展开了。


林小鱼何许人也?他是革命后代,他的父亲林大隗参加过工农红军福清游击大队。革命胜利后,又主动转业到离福清县城四十公里的江阴乡。江阴乡其实是一个半岛,条件极为艰苦,不久后,林大隗在一次抢险救灾中牺牲了。


彼时,林大隗的战友大都还在主要岗位上,他们都希望林小鱼长大了有出息。哪曾想林小鱼游手好闲,生产队的活儿一点都不积极,整天想着一夜发财的梦。


林小鱼从福清图书馆回来后,好像人间蒸发。待到大家渐渐淡忘了林小鱼这么一个人的时候,关于林小鱼的传闻卷土重来,大家这才知道,林小鱼在江阴乡各个渔村的渔船上混迹,四处寻找宝贝……


林小鱼的动静这么大,引起了林大隗生前的战友们的担忧。老伙计们一合议,觉得应该给林小鱼找个正事儿。可是,林小鱼这尊佛,该放在哪一座庙呢?


那天林小鱼刚要摸黑出海,就让李大卫给堵住了。林大隗牺牲后,李大卫接任乡长。


“李伯,我要出海打渔去。”林小鱼就要夺门而去。


“是出海寻宝去的吧?你这是在犯法。”李大卫有备而来。


林小鱼不敢动弹了。


“浔头村的粮食收成在乡里夺魁了,你可不能整天不着调。”李大卫接着说。


“李伯,你们做锦绣文章,这就着调了?都快饿死人了!”林小鱼正恼火,一张吐噜嘴开始不管不顾了。


李大卫心里一惊,他往门口瞅了瞅,又看了一眼林小鱼,当下便有了主意:“小鱼,听说龙门村水库底的闸门坏了。春耕在即,龙门村下游的几个村子,正眼巴巴等水呢!”


“我又不管水利!”林小鱼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龙门村的老书记说了,谁要是能够把水闸打开,他就从集体的食堂里拿出五升的花生油当做奖励。”


“我的娘,这谁要是把那个疙瘩撬开了,就可以结束全家水兑盐巴的日子啊……可是……”


“你要是把老书记的难处解决了,我就让你当上这个管水利的官。”


林小鱼盘算起来,我要是管水利,也就管着水下的富可敌国的财富了。再说,龙门村的水库里头也有宝物也未可知……


未到晌午,林小鱼已经到了龙门村。


在集体的食堂里,老书记端着一个碗,碗里翻滚着几个糠丸子,另一个碗里盛着白菜汤,上面飘着星点的油花。


“是小鱼啊?”老书记打量着小鱼,有点意外,“你行吗?水库那水深,至少几十米。”


“听说这个浔头村的林小鱼,在水里还能看得见东西,水下陆上就没两样儿。”有人在老书记身边轻声耳语。


这时,管理食堂的大婶端过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白菜汤,“孩子,趁热吃了——”


“信不?我把水库的水闸放开了回来,这汤还热乎的。” 林小鱼腾地转身离去。


堤坝上,来了很多村民,风是凉的,太阳是斜的,老书记指挥着村民,让他们把绳子的一端套在林小鱼的腿上。


这又在小看人,林小鱼想发作,可是忍住了。十八拜都拜了,还差这一哆嗦。


“扑通!”林小鱼像一条小鱼似的,消失在水库里,一个汉子拽着绳子,绳子在他的脚边一点点儿变少……过了一会儿,堤坝下的涵洞,传来涓涓水流的声响……


村民们欢呼起来,老书记也很兴奋,他拉过林小鱼,两人有说有笑地下山去。


李大卫没有食言,林小鱼跟着他,从江阴乡水利站干到福清县水利局,这十几年,没有听说谁在水下寻宝,倒是整个福清的农田灌溉问题,逐一得到解决。


很多人纳闷,林小鱼怎么就绝了水下寻宝的念头?可是林小鱼只字不提。


福清县革命纪念馆成立的那天,林小鱼喝了酩酊大醉,他告诉大家,那年,在龙门村的水库里,那个十五米深的地方,他看到一座墓碑,上面没有名字。


老书记告诉他,建设这个水库,牺牲了几个人,其中就有他的父亲林大隗,有的人名字说不上来,索性设一个无名墓碑。


老书记还告诉他,林大隗这帮从战线上下来的老伙计,就是不信,都新中国了,作为农民,居然向土地要不来粮食?

文章录入:cj    责任编辑:cj 
  • 上一篇文章:
  • 精彩推荐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