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石竹 >> 正文

乡村冬夜

作者:林国雄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7-11-14
浏览:

秋夜怀人,冬夜围炉。寻寻常常的“夜”因之而有了精神内涵,寒冷的冬夜因此也变得温暖——
“绿蚁醅新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天要下雪,以诗为柬,嘱小童代邀友人前来饮酒。读唐代诗人白居易这充满情趣、情味的冬天里的小诗,我仿佛看到诗人与好友刘十九促膝对酌情趣浓浓的情景。“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寒夜,远客来访,温茶沸汤,通红火焰。读宋代诗人张耒描写与志同道合友人煮茶情境的《寒夜》诗,融融暖意充盈心间。这是中国古代文人的心灵之夜,也是中国古代文学富有诗意的夜,既浪漫温馨,又似在昭示一种精神力量。
但这样的冬夜并不独是古代那些文人的专属,记忆深处的乡村冬夜同样也有着文人文学的浪漫。


在没有电视的年代,农闲乡村,冬夜,人们早早上床“暖被”,就连家狗也早早蜷缩灶下“暖窝”。不到九点,从低矮破旧的瓦屋那木板窗户的缝隙漏出一线昏暗的煤油灯光,也被来自缝隙的冷风吹灭,乡村漆黑寂静。可村里唯一的商贸兼“娱乐中心”的场所——供销店里,就着明亮的汽灯,父亲和村邻每晚总坐到很晚才回家。寂静冬夜里脚步声格外清脆,老远就能听见。灶下的“小虎”便隔着土墙警觉地吠几声。父亲的脚步声小虎认得。父亲早年劳作摔伤落下腿病,走路显得吃力,一高一低,一重一轻,并伴随轻微的咳嗽,一听就知道。小虎“嗖”一下窜到门下狗洞边发出“嗡嗡嗡”的犬语,是表示迎接主人归来的殷殷之心?有时,脚步声还夹杂着说话声与笑声,该是店里“话题”很精彩,“国事”、“乡事”、“农事”,似乎“事事关心”。他们谈兴未尽,但老板要关门,汽灯一熄,不得不蹭出店门,把话题带到路上,赢来一路犬声。那情景让人联想到唐代诗人刘长卿的绝句:“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冬夜跫音,乡村的夜多了一份宁静与期待的温馨,而夜归人的心中则是村店畅谈后的愉快和满足。


那时,听“评话”是一件让乡村兴奋的事。晚饭后,能有一个“聚会”的场所呆上二三小时,点一支粗糙的卷烟,慢悠悠地边吸边听,连那手里还端着一大粗碗“薯钱”的老农,也要挤近,边吃边听,那是何等惬意!要么在旧祠堂避风的角落,要么在祖厝大厅,照例点上一盏大汽灯,灯下一张方桌,说书人桌前正襟危坐,听书的村民陆续到来。看热闹的小孩便桌前桌下转来跑去,呼朋引伴。看来人济济一堂,说书人忽然“啪”地拍了一下惊堂木,桌下桌前的小孩仿佛被孙悟空做了“定身法”,立刻静下身来,傻傻地看着说书人,不知所云。但说书人“福州腔调”开场白让人记忆犹新:“话接去暝……”听书人神情专注盯着说书人的脸,微张着口,夹着卷烟的手久久停在嘴边,猜想他们一定已从说书人口中获得某种道理的启迪或精神的力量,不然,散场时怎会那么神采飞扬,像过足烟瘾……


我很欣赏青年作家林肖《炉边老话》里的一句话:“炉火旁、油灯下,毕竟有一株茂盛的精神之树。”古人雪夜酌酒,要的是“趣”;寒夜煮茶,得的是“道”。情趣浓浓,志同道合,使得寒气袭人的冬夜变得温馨又浪漫。而贫寒岁月,无论是满手老茧的种田人还是稚气未脱的小孩,都盼望在心头植一株精神之树,不一定茂盛,哪怕只在简陋的村店里聊天或挤在祖厅听“评话”。岁月流转,当急促的摩托声取代“冬夜跫音”划破乡村冬夜寂静时;当时尚与流行替代“冬夜说书”弥漫乡村每个角落的时候,我知道记忆中的贫寒冬夜已远去了,但“冬夜油灯”不曾熄灭:村老人会里的“图书角”,青年活动中心的明亮灯光,崭新的乡村剧院里熟悉的传统戏剧旋律……茂盛的精神之树依旧静静立在乡村每个角落,宛如一把把精神火炬高擎,照亮属于文人属于文学,也属于时代更属于自己的每一个心灵之夜。

文章录入:lha    责任编辑:lha 
  • 上一篇文章:
  • 精彩推荐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