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石竹 >> 正文

强哥小记

作者:林 肖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7-9-26
浏览:

“强哥”这个名号,让人一听而觉得必是《上海滩》的许文强,或者香港警匪片里的黑帮头目——嘴里叼根大雪茄,或用墨镜遮住半张脸,作酷劲十足状。我的这位强哥则不然,既没有“强”的傲慢凌人,也不曾“哥”到竞短争长,活脱脱就是一个淳朴平和、扔进人堆也不可能惹眼的邻家人。


强哥大名“小强”,这又让人时时记起小学生作文里常用的主人公名字以及周星驰电影里的笑料,说来极具时代色彩和大众喜感。再看看他的皮肤,也不像古铜色,明眼人一望便知是饱经海日晒、海风吹和海水泡的。如此高“盐值”的人,若按常理,说话的音域怎么也得像“浪拍礁石”低不了,然而他的嗓门却不高,平日里不急,不躁,不愠,不争,无论接电话还是迎候人均是客客气气、热热忱忱的,甚至有些过于讲究礼数。但若是言谈投机时,便立刻显出直爽、豁达的一面,于是那典型的福清口音、略带夸张的手势,就调配出一种浓浓的地方味儿,使人真切领受乡土之趣的妙不可言。


我和强哥二十年前在机关相识,因他比我年长,直呼“小强”显然不妥,遂称之“强哥”。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我俩在同一楼层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工作周数,已达近千个。如此之下,倘若仅简单地用“老同事”这三个字来概括相互交情,世上就鲜有“见眼底风波,问胸中块垒”的知己至交了!跟我有同感者或许有增无减吧。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都管他叫“强哥”了,不管是推心置腹的还是半生不熟的,抑或只有一面之缘,见面都一口一个“强哥”地叫得欢,即使不曾谋面的,也多对他有所耳闻,可见强哥人缘之广之盛。原本,作为“老机关“ 的他应该最在乎自己的健康,可是他依然如故,更关心同事的平安。谁有头疼脑热,他总会温馨提醒保重;年轻人刚接手人事工作,或者岁末年初之时该如何慰问退休老同志之类问题,悉数请教于他,就不用忐忑。


“我会想念,曾经每一双无悔的眼;我会想起,曾经每一句壮志豪言,火热军营惹人醉,只愿初心来相随。”强哥长于海边,从戎亦于海上,自此割绝不断的便是那蔚蓝色的情结。每每听他忆述当年在人民海军成长的点点滴滴,他兴奋我莞尔。在他眉飞色舞之际,我便仿佛看到一身海军蓝的他立于海天之间,身后浪花拍岸,战鹰翔舞,一艘艘劈波斩浪的军舰像长城守卫着海疆前哨……


毕竟是曾经圆就的一个梦,如今更成了不时重温的纪念,只是在萦回之间,当年的热血青年,已然年知天命。强哥从放归“枪杆子”到地方基层一线打磨,再转任上级机关,劳形案牍,不经意间掸一掸衣袖,就告别了三十年光阴。开门七件事奏成的“交响乐”和人生苦乐周转,就像呼呼转动的大磨盘,多少情怀都在其中被碾成齑粉,却独独心出不忍,漏过了那一抹海洋之色。不消效仿“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在岁月的风销雨蚀里,留存心中的始终是那份宋人的慷慨。多年来,关于战友的大事小事他从未忘记,急事难事始终关注,像是默默履行应尽的善举一般,不嫌烦苦,不避琐碎,从战友联系方式的收集更新,到他们以及直系血亲的生老病死,无不一一熨暖成古道热肠的旧日风怀。前不久,惊悉一位战友不幸罹难,他愣是不远千山万水,亲赴吊唁。所谓“战友情深、同舟义重”,从中愈见分明。


写新闻报道,强哥在部队立过功;回地方,“好新闻”先后拿过全国二等奖、全省一等奖。他的时政类深度报道,一贯的风格是老到而质厚,不事雕琢,蕴藉自现。我们那时都说他不是“铁笔”,已是“钢笔”了。我初入公门之时,每天熬着心血写些“八股文章”还觉得捉襟见肘,而强哥的各类题材报道则时不时出现在各种报刊上,气势不可谓不宏大,自然叫人佩服得不行。或许和出身行伍有关,他的文笔处处流露出军人的气质,简切老辣,不以文采胜,而始终扣紧对人物与事件的关注和挖掘,又能从高处统领,巧立角度,辅以丰富的材料,使文章呈现多重线索分明、内外格局并重的雄厚气象。读他的文章,如晤其人,如临其境——“人”是鲜活饱满的人,“境”是多元立体的境,无不圆融契合。报道文章要写到这种水平,其实挺难的,若非沉潜的探寻精神和磨砺功夫,不易达到,这的确是许多人的真实感受,如今依然,而我也时时回味从强哥文章那里得到的养分,低下头来默默地用心。


既握过“枪杆子”,又手拿“笔杆子”,而且出身海军,喝酒自然“海量”,更何况做过特约记者,资源广,人缘好,也就积了长长的酒缘——强哥的酒名在外久矣!每有聚饮,朋友们多爱请他去助兴,甚至还有过不少“抽调”强哥喝酒的趣事。有他在,“节目”多,酒局自然格外热闹,往往一桌酒喝下来,众人也笑了一晚上。与吾邑已归道山的“酒仙”十八哥相比,强哥的酒风虽不似那般落拓不羁,却是豪气干云一往无畏的,但又不会给人以酣饮无度之感。对于酒,他不分“啤白色”,甫一落座,祝酒的规矩一般掌握到七八成,寒暄的话题很快切中感情交流的开端或增进联络的持续“焊点”。既敬酒又服务,既敬大更敬小,特别是一碰全干先亮杯的率真之范,让点赞数飙升。他有一句酒桌名言就是“你能轻轻一‘吻’,我就三杯奉上”,简直风趣到传神地步,就算不在场的人也会为之忍俊不禁,折服于他那潇洒酒风。


但凡文人饮酒至畅达时,大多喜欢掏出一腔牢愁,恨不能将栏杆拍遍,强哥饮酒却与这些末路式的怀旧无干。他熟知饮酒之乐在于“解忧”并非“释愁”,能清晰洞见人生的苍凉风姿已是灵智之举,而懂得让心灵偶得俚俗之乐则需要旷达的心胸和消解荒谬人生的勇气,是故饮酒之道,随心而已。因为随心,他那些脱口而出的话便时常戳中听者笑点,让人在愣了一下后爆笑不止。最经典的“强哥语录”当属他那些自创的福清话段子,比如劝酒敬酒“你没喝,我没喝,加深感情不适合;你也醉,我也醉,广结良缘更可贵”、“高山流水觅知音,共同举杯心连心”、“包间灯火光,桌底不见霜,捧杯先敬你,好事就成双”等等,韵脚齐整,琅琅上口,既应景又妙趣横生。此类笑话非方言不能淋漓表达,而由强哥口中说出就更显诙谐百出了。
善良心肠,乐天气质,虽然这只是一个通俗、模糊的说法,却包裹在他普通的外表下,也蕴含了大家对他的喜爱。这倒不是说他有多么与众不同,他甚至只有从里到外的普通。因为普通,从此便少了“生来好苦吟,与天争意气”的孤峭,多了漫游在时利之外的平和,或许只是无奈的选择,却恰好装点出他的性情与气质。他在网上取名“鱼之乐”,倒是十分传神,仿佛在说:“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能知“鱼之乐”者,方知“人之乐”。这样的逻辑不需细加推敲,眼前就会浮现出“人闲鱼游”的景象,似乎是在与强哥从容对谈,这对谈,日犹不厌。尤为可贵的是,不管春去秋来,他都会在闲时坚持原创祝福的短信、微信,并应时有序地发给每一位他所珍惜的亲友,年年如是。“你真心,谁都向你靠近;你忱挚,谁都与你交心。”算来岁月匆匆,情怀水样流淌,偶得这么一脉心香的奉送,已是别有一番清芬回味了,何况这是强哥时时的惦念呢。


这里忍不住摘抄他的一些心灵感悟文字:“把心摆平,得是一泓平静的水;将心放松,当为一朵自在的云。”“再多的悲伤总会留下一丝快乐,再大的遗憾也能显现一幅完美的图画。”“受窘的人,需要一句解围的话;沮丧的人,需要一句鼓励的话;失意的人,需要一句同情的话,与其一笑而过,不如紧紧握把手。”这样的文字是“励人”,更是“修己”,而“槛外修己”的意闲语隽、浅近可信,比起“槛内修己”更多了几分天成的风怀——那是秋水尽处悠然一笑的宽慰,也是急管繁弦外甘于平淡的心曲。或许站在“槛外”的人生,才是“知心者”的安谧去处,于是便明白,从“槛外”打开“心的眼”,由淡泊唤起品读生活的真切之意,原来其中自有一片乐声可诉。


我惟有倾听这样的声音,为一点绵延的淡泊,为两份素朴的情怀。

文章录入:cj    责任编辑:cj 
  • 上一篇文章:
  • 精彩推荐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