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环球侨界 >> 正文

跨越半世纪的爱

作者:陈仁杰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7-9-29
浏览:

 

陈翠云(左)与何文金带领印尼华裔青少年返乡寻根问祖。

 

五十载同甘共苦、生死相随,在夫人罹患重大疾病后依然不离不弃、精心照料,华人伉俪何文金、陈翠云把中华传统的夫妻感情演绎得感人至深。2017年6月10日印尼《千岛日报》用一个版面报道了他们的爱情故事,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

 

夫唱妇随  一往情深


何文金的祖居地在东张镇华石村,陈翠云的祖居地在广东省兴宁县,夫妻俩同属第二代华裔。1966年,何文金与陈翠云在印尼结为伉俪,至今他俩已携手走过了51个春秋,夫唱妇随,感情笃厚。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何文金带领夫人第一次返回故乡起,在漫长的20多年的岁月里,陈翠云与丈夫一道数十次踏上回乡之路,源源不断地为家乡扶贫济困、恤寡助孤、修桥铺路、兴教助学、捐赠公益,他们的足迹踏遍福清的山山水水,到处都留下了夫妻俩热衷慈善的身影……

 

突发疾病  不离不弃


5年前,陈翠云女士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发疾病,脑血管爆裂出血,陷入深度昏迷,生命危在旦夕。泗水当地医院无法医治,何文金马上把她转至新加坡,找最好的医生救治。但医生却告诉他一个令人遗憾的诊断结果:陈翠云的生命恐怕难以救回,即使救回来,也可能永远是植物人!


在3名主治医生都认为毫无希望,准备放弃治疗之际,何文金拉住医生的手不放,哽咽道:“你们一定要救她,哪怕是植物人我也心甘情愿,我要她活着!只要她能活着,我还可以看到她的人,摸着她的手还是温暖的。如果你们放手了,我看到的只能她冷冰冰的照片啊!”医生被何文金的话感动了,把何夫人推进手术室抢救。可是经过22天重症病室特护,陈翠云依然毫无起色,血压只有56/36毫米汞柱。为此,医生愧疚地对何文金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那一瞬间,何文金心中希望的火苗被无情地扑灭了,他整个人瘫倒在地。


就在绝望之际,何文金无意间得到一个消息:中国北京宜武医院脑神经外科主任医生凌锋的“神来之刀”,曾医治过类似毫无希望的病人。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何文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联系上了这位医生并告知夫人的病情,医生为何文金的真情所动容,同意实施救治。何文金喜出望外,立即包机把夫人护送到北京。经过检查,主治医生郑重地告诉何文金:“我是被您的痴情与执着所感动,说实话,您的夫人病情十分严重,她的大脑就像是被大地震全部摧毁,只在脑部某处残存着一两株‘枯黄的小草’而已,您得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呀!”也许是这份爱心,这份痴情感动了上天,在主治医生的精心治疗下,陈翠云的生命终于从死神那里被抢了回来。


在北京医院的病榻上医治了一年零一个月,奇迹发生了,陈翠云终于睁开眼睛醒了过来!那一刻,何文金激动得热泪纵横,长期陪护的护士们也都流出了感动的泪水。何文金这份执着的爱和永不言弃的守候终于感动了上苍,也感动了身边每一个人。

 

倾注爱意  精心护理


大喜过望的何文金先生把夫人从北京接回了印尼。


暂时醒来的陈翠云又很快陷入昏迷状态。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夫人,何文金聘请了8位护士,一天24小时轮班照看,并请了一名医师每天看护。


尽管有这么多医护人员全天候看护,5年来的1800个日日夜夜,何文金仍没有一天中断过和太太交流,虽然只是单向的。在泗水的日子,他每天忙完工作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夫人,坐在床边,拉着太太的手,和她说说话,即使她不能回答他半个字。遇到有事不得不离开泗水的日子,他每晚都要挂电话回来,哪怕是国际长途,哪怕再晚,他也要让护士把手机拿到太太耳旁,向她叙述一天的行程。也许是做了51年夫妻形成的默契,他们之间似乎有心灵感应,何文金不在泗水时,夫人好像总在等着他的电话。护士都说,虽然现在他们之间已经无法用言语双向交流,但他们心中爱的电波依旧在传递着。

 

唤醒沉睡  用心良苦


“翠云!你快醒醒,仁杰来探望你了,你快醒醒啊!”2016年8月,记者走进何文金先生的家,在一间“真空”的特护房间里,记者看到何文金一边呼唤着夫人的名字,一边用手抚摸着夫人的脸庞片刻,随后把脸贴在翠云的脸庞上,亲吻着她!何文金告诉记者,年轻时,他们从未在人前这样亲吻过,但现在他每天都会这样做,一来帮她活动活动手脚,二来也可以防止她肌肉萎缩,希望用爱的疗法能把夫人从沉睡中唤醒!
何文金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张他和夫人的合影对记者说:“这张照片是十多年前你为我们拍的,那是翠云随我到东张小学捐赠综合楼奠基,翠云太喜爱这张照片了。我把它放大了挂在墙上,是希望她如若能睁开眼,便能一眼看到,能唤起她美好的记忆!”何文金处处为夫人着想的良苦用心,令记者为之动容!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陈翠云不能进食,完全靠“管饲”来提供营养。但就是这样一个“植物人”,却面色润泽,肌肤光滑细腻,身上没一处褥疮。除了护士们的照看细致外,毋庸置疑是何文金的“爱”产生了特效。


“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曾经有很多人问何文金:“是什么让您对太太生死不渝、不离不弃呢?”何先生说:“我的太太是个十分贤惠的东方女性,年轻时我们在一起创业,风雨同舟,艰难困苦一同渡过,从‘鸡叫’做到‘鬼叫’,每天早上5点忙到次日凌晨2点。有时我回家较晚,可是再晚,她都等我回来才能安睡。我血气方刚,性子急,遇事冲动时,她总在身边温和地劝慰我。后来我们事业发展了,我每次做慈善公益,她都很支持,从未反对过。有时我问她‘很多女人巴不得丈夫的钱都归自己用’,可你为何舍得我大把大把地的做慈善?她却每每说道‘你做慈善很有意义,你高兴,我也高兴,值得!’而现在她这样了,我怎么可以丢下她不管呢?做人的良心,男人的责任感,还有我们夫妻情意都不允许我这么做!”


何文金多次跟记者提及,他要用剩余的生命陪伴他的夫人走完生命的最后旅程。“哪怕是20年、30年、50年,今生今世我不容许自己先她而去,那样她就不会孤单!”这才是爱情的最高境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文章录入:cj    责任编辑:cj 
  • 上一篇文章:
  • 精彩推荐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