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茶亭 >> 正文

忘却就意味着背叛

作者:张铣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7-12-6
浏览:

干革命、搞建设都需要资金的支持。在夺取政权之前,为劳苦大众谋幸福求解放的中国共产党“一穷二白”,两手空空,靠什么解决经费难题呢?回望福清革命史,面对山河破碎,生灵涂炭,无数共产党人浴血奋斗,前仆后继,毁家纾难,气壮山河。


池亦妹仔烈士,龙田玉瑶村贫苦农民,1931年参加革命,同年入党,长期从事地下交通工作,先后担任福清县委、福清中心县委交通委员;参加过龙高暴动和南西亭暴动。两次被捕,受尽刑讯,坚贞不屈。1944年2月,第三次入狱,酷刑至死,壮烈牺牲,年仅54岁。自己当交通员,家中建交通站,成了革命据点,迎来送往,或开会、或隐蔽、或疗伤,最多时候八九十人聚集于此,这些后勤接待工作需要大量资金。为了保证革命同志的食宿与安全,池亦妹仔卖掉了仅有的几亩薄田,自己一家总是挨饿受冻。与哑巴妻子养育的7男4女中,5个儿子先后夭折,3个女娃也忍痛换成钱粮。又有一次实在揭不开锅,看到受伤的战友只有井水可喝,亦妹仔狠狠心用男孩换回番薯干充伙食,却瞒着战友说是回乡侨胞馈送。当同志们知情难过时,他这样安慰大家:“多少战友为革命牺牲,我卖掉的骨肉还活着。革命胜利后,他们一样是党的好孩子,会过上好日子。”为偿还筹备南西亭暴动之债务,他咬紧牙关卖掉最后一个儿子。不幸的是这些外送的亲骨肉均不能存活,苦难让池亦妹仔的革命信念更加坚定。


阳下镇西郑村地下交通员郑笑妹也是一位舍生忘死、举家革命的共产党人。人称阿姆嫂的她1934年入党,开茶店为掩护,以自己的4次被捕3次坐牢,保证交通站15年安全畅通。为筹备工作费用,她将仅有的4亩山地折现,还说服婆婆卖掉寿衣棺木。同是地下党的丈夫曾阿姆因劳碌过度,早早病故。最困难的日子里,当母亲的卖掉两个女儿,“剜却心头肉”。父母亲言传身教,她留在身边的一男一女都参加革命,儿子曾焕章与母亲先后入狱,经受血与火的考验。郑笑妹用一家人的生死奋斗终于迎来新中国成立,1950年当选为福建省首届劳动模范。可惜她自己为革命身心交瘁,于1951年3月病逝,终年46岁。


13岁加入共青团,14岁被捕入狱,15岁入党,16岁参加北西亭暴动,同年任福清中心县委委员,就义时还不满19岁的余长钺烈士,出身于阳下镇阳下村一户华侨富商世家。1935年秋季,他来到上海医学院就读,投身抗日反蒋斗争。为了筹措革命经费,余长钺与革命同志——汕头姑娘李若兰,拍了一张“订婚”相片,寄到福清老家。父母家人欣喜若狂,以为他自此订婚、结婚,经营小家庭,就不再提着脑袋闹革命,遂寄了一笔钱过来。靠着这些款项,上海的抗日革命力量组成南下先遣队集结到香港,在中共“南临委”直接领导下工作。1937年2月,已是中共闽中特委的余长钺潜回福清,参加于莆田召开的特委会议。因叛徒出卖,与特委书记王于洁等5位同志一起被捕,6月23日,同时被害于福州西门鸡角弄刑场。


50年过去了。70岁的革命老人李青彬——即当年的李若兰,得知余长钺早已牺牲且终生未娶,其家乡的亲人仍在苦苦寻觅这位“未过门媳妇”,决然前往福清寻亲扫墓。1986年5月16日,九死一生的李青彬拖着瘦弱身子,从上海来到福清城郊阳下村,向余长钺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默叙阔别,与三姐余惠忠相拥而泣。李青彬动情地说:“我的子女,新中国千千万万的后来者,都是余长钺的后代。”


从一贫如洗的池亦妹仔、郑笑妹,到出身豪门的余长钺,仁人志士一旦认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无不舍生忘死,矢志不移,精忠报国,一往无前。“沧海横流显砥柱,万山磅礴看主峰。”在学习十九大精神,实现“中国梦”的新时代新征程中,仰望先烈英灵,后来者忘却就意味着背叛。

文章录入:lha    责任编辑:lha 
精彩推荐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