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茶亭 >> 正文

林垐轶诗被陆续发现

作者:魏名庆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7-11-22
浏览:

我市文史界老前辈俞达珠先生2008年在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出版了《福唐诗注》一书,书中收入林垐的半首七言律诗,题为《诀别》。诗云:“报仇到底落人后,做鬼应居最下流。门外长江知我恨,年年风卷海涛秋。”


林垐(公元1606年——公元1647年),字子野,别号耻斋。明崇祯癸未(1643年)进士,历任浙江海宁知县、户部员外郎、监察御史宣谕、吏部文选司郎中。先世福清平北里磁窑(今三山镇海瑶村)人,祖迁居福州市东门。林垐是抗清英雄,于清顺治四年九月十七日,在福清与清兵的血战中身被数创,“矢入喉间”,以身殉国。


明代陈兆藩的《林耻斋墓志铭》云:“……先生讳垐,字子野,别号耻斋。先世福唐平北里磁窑人,祖迁居省东门,父肇炫,母赵氏,生公于河东罾浦坊……生平气节自许,廉俭物身,为孝廉时不轻谒官府郡县,经年不觌面也,授生徒取束脩以自给,环堵萧然讽詠不辍。遇公议所不可辄,持论侃侃,虽大敌不避。性能饮多而不乱,草书几步钟、王,人得一笺一箑如拱璧焉。著有《居易堂》诗集,多慷慨无漫兴,登第南归过山东作《哀山东》诗十首,类贾生之痛哭流涕。


官海宁,绝苞苴杜,请谒有悬鱼埋鹿之风。时粮务孔亟,胥吏缘为奸,耗费百出,公廉其弊痛抑之,民上供外无分文溢输。


甲申(1644年)变后,邑有奸民李尖刀能飞檐缘壁,藉权贵为暴,四出剽劫,前令莫敢谁何,欲乘势聚党为乱。公至,托行乡约,擒而捶杀之,士民称快。


乙酉(1645年)南都破,守卫士骄悍,欲先给飨一年,环署讙譟,公出庄词正色曰:‘尔等欲何为?为法不可越也。’众知公不可挟,哀请一季。公曰:‘即请给一季,而聚众以譟,终当治’,乃推为首三人,公重创之。斯时,公尚执法如此者,公久置生死度外也。及公行,民环泣曰:‘公去,吾何恃?’追送数百里,就中有壮勇数十人,不惮跋涉,直送公从间道抵家。其爱戴于民如此。


  隆武改元,初以户部转飨,继以御史宣谕,又继以文选主铨。而公特疏请募义勇于福宁,谓时事之急在兵也。三关撤戍,公深隐海隅,叫号悲歌,真有求死不得之意,其诗有‘易舍妻儿惟有父,无惭肤发但多头’,又云:‘种种数茎休见德,此头尚在亦吾仇’,如此等语,合数十首,读之令人泣下。


丁亥(1647年)秋,鲁王自浙入闽,郡邑响应,属望于公,愿听约束。公哭拜别太翁曰:‘儿垐当死久矣,若再延喘须臾,恐以不令名贻父母羞,不如死’。遂苴屦负戈,杂徒旅中,适与镇兵遇,身被数创,犹勒兵血战,竟矢入喉间以死。死之后,妻孥饔飱不给。呜呼!廉吏忠臣之身后如是乎?


公生于万历丙午年(1606年)十二月十七日卯时,尽节于顺治丁亥年(1647年)九月十七日卯时,年仅四十有二。公父肇炫封吏部员外郎,母赵氏赠太宜人,元配魏氏赠宜人,继黄氏封宜人。公二子:爵、哲,将以康熙乙巳年(1665年)正月初十日奉公柩合魏宜人葬于井郊之东山,墓坐巳向亥。而以公之老友方具蒙状示予请铭,方亦世外古君子也。予媿而志之,铭曰:不知其人,视其友;不知其生前,视其死后;不知其必死之志,视其诗之立言不苟。呜呼!耻斋节义自守,千古与山川同不朽。”


林垐1643年中进士之后不久,被朝廷任命为浙江海宁知县。当时大明王朝风雨飘摇,很多读书人不想踏上仕途,林垐却欣然上任。他捶杀奸民,整顿治安,得到老百姓的拥戴。同年清兵南下,第二年南京陷落,江南各州县望风披靡。海宁县大户在战或降上意见分歧,争执不休。林垐见事不可为,只好弃官归里。海宁民众“追送数百里,就中有壮勇数十人,不惮跋涉,直送公从间道抵家。”海宁壮勇回浙时,林垐有送别诗一首,题为《送姚黄客归海宁》,全诗云:“天地荒荒已如此,君今归去去何方?山川麦苗伤心泪,日月刀头照血光。屠狗市中声忽变,采兰泽畔志徒芳。寄言父老休相念,吾死魂犹到是乡。”从诗句中不难看出,这时林垐已决心以身殉国。之后,国破家亡,林垐殉难的噩耗传到海宁,海宁父老满腔悲愤,他们所能做的,也只能是修一座祠堂,代代祭祀这位在改朝换代的节骨眼上与他们同生死共患难的父母官。


林垐殉国后,其后人处境艰难,林垐的诗文多散佚无存。多年前俞达珠先生得到林垐的半首七律并收入《福唐诗注》。此后我曾试图搜寻另一半,却一无所获。不久前我得到邑人魏宪于清代康熙年间编的一部诗集,其中第一集卷二收入林垐诗歌22首,第二集卷一收入林垐诗歌1首,第二集卷七收入林垐诗歌3首,共计26首。看了《目录》,并无题为《诀别》的诗。随即逐首查阅,毫无踪迹。过了没几天,俞达珠先生得到我市退休语文教师林谋述从北京某图书馆获得的林垐诗歌21首,里面赫然出现《诀别》全诗。其题为《伏枕有思》,全诗为:“一瞑已矣复何求,魂往空山只载愁。易舍妻儿惟有父,无惭肤发但多头。报仇到底落人后,做鬼应居最下流。门外长江知我恨,年年风卷海涛秋。”读完全诗,感慨万千。林垐在大明王朝实际上只当了一年多的知县,在南明小朝廷也只当了两年的官,而南明小朝廷的官许多读书人避之唯恐不及。从现有的资料来看,林垐的家族也没有世受国恩的记载。而自北京陷落,林垐就以身许国,与侵略者不共戴天,担心为国捐躯不够积极,做鬼落在别人后边。明代有不少官员世世代代高官厚禄,在鼎革之际躲得无影无踪,卖身投靠的高官就更不用说了,而我们福清的林汝翥、林化熙、林垐等先贤在国家民族危难之际,却不避斧钺,挺身而出,抵抗强敌,视死如归,这种精神,这种英雄气概,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值得后人崇敬仰慕,值得后人永远追思缅怀。

文章录入:cj    责任编辑:cj 
  • 上一篇文章:
  • 精彩推荐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