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采风 >> 正文

瓠子和匏瓜

作者:郑清岁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8-2-5
浏览:

在家乡人的眼里,瓠子和匏瓜是没有区别的,人们都用一个单音词叫它,音同“逋”。犹如长辈称小孩为“命”,稍带俏皮的用语中,隐约可见人们对它的喜爱。虽然,瓠多长形,匏多球状。


夏忙,饭后,纳凉;或寒冬,过午,烤火。或满天星斗,夜虫唧唧的背景,或柴烟袅袅,暖意融融的氛围,母亲,有时是祖母,总是给我们兄妹重复一个老套的故事。概而简之,也就是一句俗语“做细偷摘瓠,大了偷牵牛”。意思是说一个孩子小时候有劣习,若不改正,长大后就无可救药。时时絮叨,总觉得我们会成为偷牛贼似的,处处提防。无意之中,瓠子这寻常之物,加上朴素的老故事,却成了教育孩子品行的最佳道具。虽曰简单,但可感,形象,给人记忆深刻。较之当下某些人口中的说教,如滔滔江水,如雷轰电摄,效果孰优孰劣,恐怕一个“呵呵”就可以表明了。
其实,在孩子的眼中,瓠子和匏瓜是根本不用区别的。


嫩时,擦成丝,作馅,用来炸蛎饼,软绵清香,着实令人难忘。浸泡稻米,煮熟红薯,相拌磨成浓浆备用。烧火,大铁鼎里,上茶油,不一会儿工夫,浓郁的香味就勾引住一村的小孩。一个,一个,又一个,或问某某人在家吗,或在门前晃荡,或扒在门边,探出小脑袋张望。蛎饼炸好了,你一个,他一个,哄地一声,孩子们都散开了,又散到晒谷场上跑啊,吃啊,叫啊,不一会儿起高楼,不一会儿拾石子,不一会儿跑截关,玩疯去了。当然,小炒嫩瓜,也是一道唇齿留香的家常美味。


吃,并不能让孩子消停下来。在晒谷场也叫“灰埕”的两侧,各有一处瓜架,是五伯母家的。架上,总有不少蜘蛛网。用一根长竹竿,套上一个竹篾圈,粘上蜘蛛网,马上就可以捕蜻蜓,捉知了。一整个暑假都是这么乐此不疲地过了。但是,小伙伴们似乎更乐意在瓜架下“看灰埕”,也就是防止在水沟里戏耍的鸭子跑上来偷吃稻谷。


满架翠叶,白花,有时还有丝瓜的黄花杂然中间,高擎低伏,惹来了金龟子,萤火虫,蜂蝶自然也是不会少的。起先,还规矩地看场;不久,就开始捉这些小动物了,比数量,比大小;又有人提议玩弹珠,再接着就是比瞄准。这些可怜的瓜儿,大都伤痕累累,严重的,上面还留有手痒过后的小图案。当然,被五伯母责骂,是没有人敢吱声的。


寒霜过后,一架枯叶,飒然有声,长瓠圆匏也是自有妙用的。干硬的长瓠是宝刀,挥将过去,呼啦啦作响,原来是干籽在瓠瓤腔里滑动,成了撩梦的伴音。圆匏是金锤,迎头顶上,呯然有声,或许古人所说“匏”是“八音”之一,正是缘于这吧。
当然,大人就现实多了,手起刀落,切匏成半,去瓤成舀,唤它作瓠瓢,或者水瓢。
至于苏子“驾一叶扁舟,举匏樽以相属”中的“匏樽”,是不是婚俗“合巹礼”时用的酒器,那就是不知道了。


匏有枯叶。船夫挥手频招呼,别人渡河我不争。一个等待了千年的羞涩女子,在《诗经》一站,站成了千万种哀怨。诸事等等,那是读书人的事,与家乡人的老少多不相干。
瓠子和匏瓜,在家乡人的眼里,是没有区别的。

文章录入:lha    责任编辑:lha 
精彩推荐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