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茶亭
茶亭

福清三瓜 2017-8-2

初夏时节,故乡一块田里,金瓜冬瓜丝瓜三瓜并存,我记忆的闸门顿时开启:这三瓜本来就是我们福清老百姓世代种植的作物。40年前,我在家务农,也精心栽种过三瓜。当时我们可没有如今这位农友的大方阔气,居然用肥沃农田来栽种三瓜,地面爬行金瓜冬瓜的藤蔓无拘无束沿着铺上稻草的瓜畦穿行。丝瓜则优哉游哉趾高气扬攀爬上一人高的瓜棚开花结果。立体种植模式让我赞不绝口。忆往昔,在以粮为纲的年代,三瓜大多被发配到贫瘠和偏僻的 ...

叶向高与王锡侯的友谊(下) 2017-8-2

三、崇拜闽王懿德,及爱闽王后人。欣然为锦江王氏题联。叶向高一向认为闽王王审知“建学兴文,惠农通商,起家为国,而尤恪终臣节,忠式孝友种种功德,祥具唐史郡志中,千载佑之,犹有起色。”万历廿九年(1601),万历帝册立东宫太子,向高入京参加庆贺。朝廷立东宫,“覃恩臣下”,向高以三品得封荫。同年李廷机调入北京任礼部尚书,向高兼任南京吏部侍郎。旋即回乡,暂时借居省城陈荆山宅,此时与居住省城的王锡侯同游名胜, ...

误会 2017-8-2

我从某小区朋友家里出来,准备乘电梯下楼。电梯来了,是一位身材魁梧、穿着花衬衫的男青年和一位披金戴银的老大妈。老大妈很紧张,而站在身后的男青年一直盯着她。电梯到五楼停下,门刚打开,大妈就赶紧冲了出去。那男青年立马把大妈拽回,说:“谁叫你跑出去呢?”老大妈脸色微红,站在那儿没吭声。到一楼,我们都走出电梯。老大妈却一动不动。“到了,还不出来!”男青年赶紧把她从电梯间拽出来。我疑心顿起,莫非老大妈被男青年 ...

蟋蟀的回忆 2017-8-1

古往今来,无论宫廷还是民间,斗蟋蟀的游戏从不间断,成为许多人的一种雅好。儿时,我家住农村,常在田野山间拔兔草。夏秋季节,偶闻清脆的蟋蟀鸣声,就会循声将其捕捉,然后带回养起来。我听听其鸣声,或带出门跟同伴的蟋蟀争强斗胜,从中获得了一份无邪的童趣。最难忘的是,蟋蟀可以出售换钱,使我与许多同伴好一阵子乐此不疲。上世纪“大跃进”年代,同村有个名叫薛阿来的青年,他为人精明,头脑活络,在蟋蟀活动季节,每天向孩 ...

日本鬼子进了三星村 2017-7-18

我是东张镇三星村园美自然村村民,木匠,今年六十九岁,在电视里看到了日本军国主义穷兵黩武,不禁想起我娘讲述的她亲身经历的往事。一九七二年的一天,我娘叫我把她当年结婚用的一架七星椆的玻璃门连同三个抽屉给修好,说是这样还能用上几年。我把椆门与抽屉拿来一看,椆门粉碎,抽屉面留下了十个半椭圆形的枪托模印。我问缘由,我娘长长地叹了口气,讲起一段她一生最为害怕、最为惊险的往事来:那是一九四三年农历五月的一天,那 ...

“壶山酿”与“仙井”的传说 2017-7-18

话说镜洋镇磨石村有一个村民叫黄命贵,以酿酒为生。因没有酿出好酒,无人光顾,终日闷闷不乐。有一天,正当黄命贵发愁之时,一个伙计神秘兮兮地说:“老板,仙井岩上有一口井,井水甘甜,酿出来的酒肯定好喝。”“怎么可能,我爷爷辈就开始酿酒,怎么就没听说?”黄命贵摇摇头说。“老板,不妨试试?”黄命贵想想萧条的生意,将信将疑地说:“那好,我们都到仙井岩挑水去吧。”果不其然,黄命贵用仙井的泉水酿出来的酒,味道醇厚, ...

叶向高与王锡侯的友谊(中) 2017-7-18

青年才华相当,相知亦相惜叶向高和王锡侯的友谊,是建立在共同的人生观和志趣之上的。虽然幼年共患难,但两人真正以心相交,却是风华正茂之时。明天启二年(1622),已有重疾在身的王锡侯以原官复用,补高州推官,天啓四年(1624)二月二十四日,于赴任途中行至涿州驿病卒。消息传至京城,六十六岁的叶向高老泪纵横。六月,杨涟揭魏忠贤廿四条大罪,朝野震动。向高上书建议魏忠贤解除权柄,“以息众怒,以自保全”。因此事 ...

心声化歌曲  激情颂回归 2017-7-18

出生于1928年,1982年退休前为福清侨中教师的林义兰先生, 1994年跟随儿女定居香港。他在二十年前庆香港回归时创作的《情满香港》歌词,抒发了他那渴望香港回归祖国的赤子之心、爱国之情,广受好评,著名作曲家谷建芬为之谱曲,广为传唱。1997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的大喜之日,一向钟情于诗词写作的林义兰先生,决心用诗歌来表达自己的强烈愿望。他到香港定居后,先后写了数十首赞美香港、企盼和迎接香港回归的诗 ...

老人受骗,亲人有责 2017-7-6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接连披露了几起影响恶劣的诈骗案件,受害人大多是老年人。人们不禁要问:老年人为什么这么容易上当受骗?是老年人变傻了,还是傻瓜变老了?其实都不是。上当受骗并不是老年人的专利,只要以为天上会掉下馅饼,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这样的人都可能陷入骗局。骗子之所以在老年人那里容易得逞,不是其骗术特别高明,而是认准了老年人的两个致命弱点,一想长命百岁,二想一夜暴富。于是,骗子就为这些老年人量身定做 ...

叶向高与王锡侯的友谊(上) 2017-7-6

福清港头锦江王氏祠堂后落神主龛门上立有“锦江堂”匾额,龛前门柱镌刻锦江王氏世系行第联,其中明内阁首辅、大学士叶向高撰:学名:有民玄孚胤,表字:日茂永君绍;明万历十七年进士、顺德府推官族亲王钖侯撰:学名:圣祖振鸿基,钦命长征为实孝;表字:云昆开奕统,聿昌再启是成仁。叶向高,福清尽人皆知。王锡侯,字康国,号峤海,港头人。明授顺德府推官,在任三年,政绩列上等,“五膺首荐”。长垣、任县两县令违法失职,人莫 ...

王克复及其《重建白云廨院碑》 2017-7-6

福清于唐圣历二年(699)置县,历宋元两朝至明代,经过数百年的开发建设,经济社会文化都有长足的发展,已被誉称为海滨邹鲁、文献名邦。百姓耕读传家,科举鼎盛,举人、进士达数百多人。还有不少文人墨客。这些先贤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文墨飘香,名扬后世。人们所熟悉的明朝内阁首辅、三朝阁老叶向高就是其中的翘楚。其实在明朝,除了叶向高外,还有目前大家还不了解的王克复,不仅是一代名宦廉吏,而且擅长诗文,也是值得挖掘 ...

山东白 2017-7-6

又迎来山东白生长的一个旺季,笔者回到福清乡下田间地头巡视,田野里一株株似曾相识的山东白迎着冬日的暖阳茁壮生长。不到满月即可完成球叶叠抱、包心紧实后的华丽转身,而后落落大方走出这片菜地进到菜市,跃上百姓餐桌。菜农正在为山东白浇水,仿佛是在冲洗着有关山东白故事的胶片,模糊的往事顿时又浮现在我的眼前……上世纪60年代初,我正就读于初一,寒假我应北山村同学邀请到他们家做客,一进村,只见在山窝窝的菜地里栽种 ...

难忘老书店 2017-7-6

闲暇的时候,翻翻小时候收藏的一些图书,旧事一涌而现,那些我和老书店的往事,仿佛就在昨天。上世纪80年代,海口镇老街有一家新华书店,各类书籍应有尽有。读小学时,我上学放学都要从书店门前经过,有时候没有什么家庭作业,我就喜欢去书店逛逛。我当时喜欢看小人书,可是书店里三面都是玻璃柜,小人书一本一本整齐地摆放在柜子里,只能隔着玻璃看到封面。瞧上哪本的时候,得叫卖书的阿姨拿出来瞧一瞧,不过,最多只让你翻看几 ...

六十年前我参加高考 2017-6-21

六十年前的1957年,我参加高考。福清县只有福清一中有高三年五个班三百多个毕业生,其中还有好几位是来自平潭县的同学。当年福清还没有设考场,是教导主任牟广钦老师和班主任、科任教师带领我们到福州参加考试。而高三年(5)班主任兼俄语教师郑老师,即将被划为“右派分子”,学校不让他带班,要留在学校里反省检讨。我们借住在坐落烟台山上的福州高级中学,睡在教室里用课桌拼成的“床铺”上。考场设在福建师范学院的“青蛙 ...

陈振狂身份考证 2017-6-21

叶向高《苍霞诗草》七律《次钱塘怀陈振狂》云:“西风吹缆到江皋,芳草怀人梦寐劳。独向青山愁对酒,谁从沧海赋观涛。斗边剑倚龙文动,□畔星占处士高。犹记津亭分手日,木兰同泛醉春醪。”陈振狂这个名字很陌生,此人看起来是个处士,可是,从诗中来看,他与叶向高的关系却不一般,这从叶向高羁旅杭州,写诗怀念此人,回忆起与他泛舟喝酒的情景可知。此人是哪里人?什么身份?我的好奇心被引发了,于是到处查找叶向高的资料,可是 ...

罗隐挤兑僧人 2017-6-21

传说罗隐这满腹经纶的大才子对和尚心怀不满,赶山时总想方设法挤兑和尚,败坏僧人形象。据说当年黄巢造反,罗隐避乱隐居九华山。俗话说,花没千日红,人没千日好。罗隐一介书生,在僧人寺院混吃混喝,时间一久,人家闲言碎语就来了。偏偏罗隐自尊心特强,把那些伤心的话语牢牢记住,恨在心里。赶山时,罗隐一直琢磨着怎样报复和尚,于是把像和尚像尼姑的两块石头捆绑一起,在万石山中心大片平地上突出塑造了“和尚背尼姑”的形象。 ...

简朴的父爱 2017-6-21

父亲出生于1905年的农家,读过二年半私塾,初识文字。他一生以农为主,农闲时多有外出兼做一些木雕手艺,以补家用。父亲十八岁时与十七岁的 童养媳母亲结婚,先后养育两男两女。祖父母早逝,他是一家六口人的顶梁柱,是个地道的民国时代的面向田土背朝天的中国式辛劳农夫。 为了一家六口人的生活,他鸡鸣即起,肩扛锄头,手持菜篮,先得去菜园锄草、施肥或浇水,回来时就采摘一篮子瓜果青菜,顺便到田边水圳清洗干净,交给母 ...

叶向高与杨淇园 2017-6-6

杨淇园名廷筠,字仲坚,淇园是他的号,浙江杭州人,明末天主教三大柱石(另两个是明著名官员、学者徐光启和李之藻)之一。生于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万历七年(1579)中举人,万历二十年(1592)中进士。先在江西安福任知县二十五年,建安积仓,以防饥馑。在任时,“缓催科,均徭役,尤加意学校,月课岁试,奖进不倦”,地方人士称之为“仁侯”。     万历二十六年( ...

龙王罚虾蛄 2017-6-6

很久以前,龙王来到藻江纠正判决了一起冤案,被传为美谈,也改变了三个浅海动物的命运。那时,藻江边上,哪位官员随意吐出的一个橄榄核竟发了芽。之后橄榄树逐年长大,开花结果。果实一旦滚入海里,鲎啊、梭子蟹啊、蟛蜞啊,跳跳鱼啊、虾蛄啊,都抢着吃,还七嘴八舌夸赞说好吃。那年春上,老鲎病得不轻,汤水不进,奄奄一息。小鲎贴身伺候,无微不至,还想方设法弄来许多海鲜孝敬老爸,可是老鲎就是吃不下。见病情没有好转,小鲎急 ...

难忘的迎新送旧 2017-6-6

我在福清三中任教十年(1962年8月一一1972年11月)。最难忘的是,我新来报到学校接待我和我调离三中时师生送别的情形。1962年8月下旬的一天中午,我从龙田汽车站下车,头顶烈日,肩挑行李,汗流浃背来到举目无亲、人地生疏的龙田。我一路问路,行走20分钟,来到三中门口。当传达室老伯老林得知我是新分配来的老师后,马上笑脸相迎,接过我的担子。气喘嘘嘘的我,才如释重负,一身轻松。老林挑着担子,带我到早就 ...
    375 篇文章  首页 | 上一页 | 1 2 3 4 5 6 7 8 9 | 下一页 | 尾页  20篇文章/页  转到第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