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福清侨乡报 >> 信息中心 >> 石竹
石竹

一种信仰,黄河枝头葱茏(外两首) 2018-1-23

一种信仰,渗透母亲的骨髓每一道水湾,浓缩九曲回肠的厚重盘旋、咆哮 巴彦克拉山的福泽高昂着头颅,千回百转夸父也难以追回扬起的浪涛,两岸乳汁浇灌炊烟,燃起不熄的柳絮汗水夯实的号子穿透5464公里屏障,引吭黄土高原,不屈的魂魄催熟万顷稻谷和高粱 滔滔东流水渤海口温柔停留。年轻土地积蓄的力量自带强大磁场,吸引一群群水鸟栖息晨曦一爿红色梦,擎起沉甸甸的虔诚恬静,在黄河枝头舒展葱茏&nbs ...

六月有雨 2018-1-23

也许时光就该如此缓慢不知源头的雨水同一时间被放弃沿着蒲扇叶尖边角不辩解地流落 我用灰色的眼睛承接仿佛这样就能收留世间的孤寂在六月到来的天地间尚存光明的指引慈祥的目光好似多年前的母亲 指尖再无柔软的摩挲叶间停止了风来风往一小群雀鸟环绕城市的屋顶虚开的窗子雨丝溅湿了纸笔 你说每个人都是被上天抛弃的孩子我的伤感又要如雨下 从欣喜到疼痛其实  你不知道自从 ...

来时的模样(外两首) 2018-1-23

阳光晴好这一年,墙边的桔梗花又开了盛开的花朵——一如你的微笑,温暖而明净那面墙更显得破旧,矮小和我年迈的身躯一同苍老 梦中的女孩,你来时的模样轻轻挥一挥手,琥珀里的时光就融化了我们重回高高的新墙下与飞舞的蝴蝶嬉戏,欢笑 瞒 夕阳趁着暮色将大地拥抱余晖描眉东方的云霞 在喷泉中间跳舞的孩童尽情地天真无邪舞台是你的,时间是你的,天空是你的多想借你一丁点儿童真我也瞒 ...

拓 路 2018-1-23

走出第十征迁小组办公室,戴征科长的笑容犹如夏日晚霞般灿烂:今天,他的小组不仅解决了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还提前完成了征迁任务。作为组长,他当然高兴。然而,当他拿出手机看到未接的母亲电话时,脸上的晚霞渐渐消散了色彩,心里也随远处山头那轮红日“忽”地沉下去。天色顿时暗淡了下来。“也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就怕母亲……”他想,跨上摩托准备回家,才刚愉快的心情被渐渐涌上的暮色所笼罩。戴科长老家房屋恰好处在“T” ...

牛宅赋 2018-1-23

侨村牛宅,古称龙泽。其地也,群山为屏,一江为枕,状若飞燕,俚谓“燕穴”。于是乎,山水交汇,吸纳八方云霓;钟灵毓秀,演绎古今传奇。东岳山行云戴帽,不过三天必降大雨;瑞岩峰石洞勾连,弥勒妙相独冠寰宇;鹿角山摩崖古篆,众说纷纭难为方家;卢曹桥泽惠千秋,和谐同心传颂佳话。至若人文荟萃,星光璀璨。蛟腾凤舞,爱国爱乡之情,古今同炽;鹏抟鹰扬,急公好义之志,上下共识。君不见郑介夫冒死图谏,归装一拂,日月为之动容 ...

难得散淡 2018-1-10

写散淡的文章,大抵要先做散淡的人,这话人人都懂,只是“散淡”二字谈何容易。京戏《隆中对》中的诸葛孔明唱道:“我本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孔明自言的散淡,其实是中国式的智慧——闭一只眼睡觉,睁一只眼看世界,稳坐隆中,专等那刘皇叔上钩。高士出山,虽不比新娘子出阁要哭作一团,但扭捏作态还是有必要的,不然再有才也终归于二流。中国人管这门艺术叫“难得糊涂”,用现代的俗话说,便是“装蒜”。西方人自然不懂,京戏看 ...

心,在文字 2018-1-10

迎着寒风,踏着弯弯曲曲小路,我缓缓走来。置身密密枫林深处,看万亩红遍,像直视天窗,无法自己。青山悠悠,红叶依旧。我小心翼翼地捡起红于初冬的枫叶,轻轻地,抚摸着那清晰的脉络,细数着岁月的印记,柔情在心中荡漾。冬日的风凛冽。高大枫树已被红叶笼罩,枫叶瑟缩着身躯,像怕被尘世遗忘,极力寻找美好的回忆。你看,枫叶醉了脸颊,醉了肌肤,岁月的浓酒让她们生死相依。你看,枫叶把风当歌,吟唱着生活,无怨无悔自己的选择 ...

因为坚持,所以成长 2018-1-10

这几年的成长过程中,我越来越深刻地感悟到:不是有了成长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才成长。常有人劝说:“你农村教师现已是高级、特级了,船到码头车到站,到顶峰了,没成长空间了,也应停下来轻松一下,享受一下生活了。”我开玩笑作答:等评上正高吧。真的,我坚持学习、研究、反思与写作,即使双休日或寒暑假,仍坚持充电与研究,几年来深感自己不断地成长。只有坚持阅读,才能顺应时代的教学需求,才能满足学生越来越广泛的知识需 ...

逛老家 2018-1-10

虽然老家近在咫尺却很少近距离地好好看一看;而这个“五一”,机缘巧合让我从容地逛遍家乡的角角落落,重拾童年记忆。一进小村,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沉默的老树和树下三三两两扯着闲话的老人,所不同的是树下空地多了好些辆颜色各异的轿车。看来,乘着假日,许多外出打拼的人也回乡寻根了。停好车稍作休息,我们便沿着村中小路边走边聊。虽然时隔三十年但村中心老宅部分的格局大致不变,只是原先的石子路泥土路都己经改头换面,为水 ...

六月雪 2018-1-10

村子最大最高的建筑,要数祠堂——红砖红瓦,重檐翘脊,歇山式房顶,就是村里最好的“四扇厝”、“八扇厝”也没它气派。村子有个传统,在大的节日,一些在神灵前许过愿的村民,都会主动请闽剧团来祠堂演戏还愿。戏台子就搭建在祠堂前,铺上幕布后,整个祠堂庄严肃穆,不许小孩儿攀爬玩耍。五岁那年的上元节,我记忆深刻。大寒过后是立春,本是阳和起蛰、品物皆春的大好节气,当天却天寒地冻。我着急,父母亲为我裁剪的新衣,显然穿 ...

四叔卖春联 2017-12-13

临近春节,四叔要准备写春联卖的消息很快就在村里传开。四叔曾是队里的会计,写得一手好字,在村里无人可比,据说是“祖传”的。“祖厅”里的那副楹联就是四叔的祖父写的:“入户闻家声礼乐诗书孝悌,卷帘看春色椿萱棠棣芝兰。”字体方正,苍劲有力,看的人心里总是充满敬佩之情。那时,街上没有卖印刷的现成春联,过年的时候,春联大都是央人写的。每到这时候,四叔就在祖厅天井自家门前摆一张破旧的小圆桌,圆桌一角摆着一个祖传 ...

桥之美 2017-12-13

桥的作用首先是行走上的便利、交通上的便利,然后从实用的上升为精神的,成了人审美观照上的亲密对象。所以,说起桥的美,首先唤起我审美上的愉悦无疑是那些或美丽或忧伤或幽沉的一些写桥的诗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那是杜牧的扬州桥,波心荡漾,残月无声。人迹板桥霜——温庭筠的这一句诗历来为人所称道,羁旅行役之感,与之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马致远的”孤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一个小桥流水人家,勾 ...

天桥天坑游 2017-12-13

仙人斧凿夺天工,秘境清幽隐彩虹。碧水横桥鹰不度,危岩古柏鹿无踪。坑深万丈森森气,树绕千围飒飒风。壮汉惊心双足颤,樵夫失路问飞鸿。 ...

建设文明大福清二题 2017-12-13

百强县市远扬名玉融儿女力同倾,建设文明大福清。文卫教科传喜讯,工农商贸迈新程。城区靓丽车流畅,海港繁忙丝路宏。绿水青山铺锦绣,百强县市远扬名。 杏苑文明花绽放新楼雄伟院初迁,环境洁清空气鲜。治病精心赢点赞,回春妙术赖深研。培高医德争先进,树正行风耻后牵。杏苑文明花绽放,白衣天使各呈妍。 ...

夜风 2017-12-13

今夜的风像调皮的孩子,从北边的窗户一拥而进,奋力争先夺路狂奔。今夜的风像流水,绵长而柔软地滑过我的每一寸肌肤。今夜的风像海浪拍打沙滩,一阵一阵地敲打着我的身体。今夜的风像恋人的电话,每一次结束又期待下一次的开始。夜风停止的间歇,传来了昆虫的鸣叫声,昆虫叽叽喳喳的鸣叫声仿佛在证明它们才是夜的主角。夜风接受了昆虫的挑战,它们时而在空中盘旋展现美妙的舞姿,时而从地面掠过发出沙沙的声音,时而疯狂地冲撞每一 ...

雪的怀念 2017-12-13

站在秋冬交替的季节窗口,我期盼着:一场纷纷扬扬的瑞雪在某个静谧的夜里不期而至,把洁白的“地毯”梦一般铺展,把希望和念想悄悄孕育。其实,我并不是北方人。我对雪的最初印象来自一些诗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是雪的绮美飘逸;“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是雪的悠然静美;“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是雪的凄迷孤寂;“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是雪的洁净淡雅;“燕山雪花大如席,片 ...

鼓浪屿,心底的丝竹(外两首) 2017-11-28

在鼓浪屿,所有辞藻失去了色彩就像日光岩上的那枚月色巴巴地仰望无法踮起脚尖,采摘 不说万国建筑、不炫龙头路次第花开的特色小店,只要你择一处僻静浪花喁喁私语,咸湿的海风涟漪划开,心事不再落寞、孤寂 热闹的,还有小巷的墙头三角梅、凤凰木、不知名的花草无一不把心紧紧锁牢 鼓浪屿是浪漫的一弯浅月、一缕海风散落满怀的花瓣,渗入肌理推一盏,诗意涟漪 我,不识五线谱不懂音律 ...

渴望天空的鱼儿 2017-11-28

鱼鰭摇曳,游弋无边无沿的海洋随着海浪越过荆棘,初遇古老的秘籍——海角一弯七彩云虹,等候恍若重生,扇动稚嫩的翅膀不惧暗涌,无畏礁石,不知疲倦的迁徙只为目睹天涯那一抹绚丽 怀揣信念,穿梭迷惑,敲碎怠倦追寻黑暗的一点晨曦沉沉浮浮的潮汐,厚实了整片沙岸勤恳的羽翼日渐丰腴,在和平的湾洋追逐远方 缱绻了千万遍的蔚蓝,乌云和风暴都无法阻挡待鱼儿抵达海角,翻越毗连的天空腹肚的沙子,早就换骨成珍 ...

学演样板戏 2017-11-28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每当我乘坐汽车从东张经过“三十六弯”公路奔向山峦连绵起伏的一都镇时,往昔岁月就浮现眼前,记忆犹新……1968年春寒料峭的日子,福清师范67届68届毕业生一行10人带薪到一都果林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决心用学到的文化知识服务山区父老乡亲。10位同学是:小林、更新、小兴、季智、国云、云程、久梅、雅珠、碧如、雪珍。他们爱好广泛,在文学、音乐、美术、书法、体 ...

十五米深的地方 2017-11-28

到了惊蛰节,锄头不停歇。三月份的浔头村山野,吆喝声、敲击声连成片;翻过的土地是白的,大旱望云,这时,亟待一场春雨。一处山坡的背阴处,几个身影影影绰绰,有人在轻声嬉笑;林小鱼也躲了过来,他也没闲住,一个糠丸子宝贝似的在嘴里左右翻滚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龙门村的纪录被突破了,浔头村小麦亩产12万斤!”“呸,”糠丸子顿时从林小鱼的嘴里飞了出来,“楚王好细腰,后宫都得饿死!”说笑声戛然而止,广播却没 ...
    698 篇文章  首页 | 上一页 | 1 2 3 4 5 6 7 8 9 | 下一页 | 尾页  20篇文章/页  转到第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1-2009 © fqq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清新闻网-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350300 Email:fqqxb2009#qq.com(#改成@) 联系电话:0591-85235390

闽ICP备09010386号